尼泊尔篇,喜马拉雅山那边的王国

我们坐在车里都快绝望了,看来今晚就得在这荒山野岭露宿了,3MM一口一个Please,可怜巴巴的做哀求状,士兵们总是笑着摇脑袋,最后小司机让我们拿出护照,让我们告诉士兵们我们是中国游客,也许他们会帮忙(这会儿他又懂英语了)。

展开更多酒店

话说加德满都有很多神庙,景点主要有:泰米尔区的杜巴广场(Dubar square),帕坦杜巴广场,巴德岗(Bhaktapur)杜巴广场,博大哈佛塔Boudha stupa,猴庙Swayambhunath或直接叫mokey temple,烧尸庙Pashupatinath音译帕斯帕提那,那加阔Nagarkot。一般大家说杜巴广场指的是泰米尔区的,其他两个只说去帕坦,巴德岗。用中文说杜巴,帕坦,尼泊尔人也能听得懂,但是说巴德岗他们就不懂了,因为音译过来应该是巴哈塔普尔。从泰米尔可以步行到杜巴广场和老皇宫,打车过去150,打车到猴庙250,到博大150,从博大可以走30分钟到烧尸庙,从烧尸庙打车到泰米尔300吧,坐公交从烧尸庙到巴德岗25,从猴庙打车到帕坦250,帕坦到泰米尔250.其实线路可以这么安排,到达当天下午逛杜巴广场,老皇宫,晚上逛泰米尔,第二天早上去烧尸庙,下午去猴庙,半下午去博大,晚上也在博大逛会,因为夜景很美。第三天去帕坦,看神庙和逛街,下午回来在泰米尔附近的梦想花园Dream Garden坐会喝杯咖啡,有兴趣的游客晚上去赌场看看,有免费自助餐。加都的赌场据说只要理性,去必赢,但一家只能赢800,也只用呆十几分钟,一天去两家赚1600,一个月赚3500人民币了。第四天去巴德岗,住一夜,凌晨坐车去那加阔,看完日出回来。然后坐车或报团坐船去奇特旺皇家森林公园,在原始森林坐船,骑大象,畅游两天,然后去博卡拉。在博卡拉看日出,滑翔,划船,爬山去世界和平塔一天,想要参加安娜普尔纳徒步的可以在所住旅馆参加天数不等的徒步。然后从博卡拉去蓝毗尼,那里是释迦牟尼的诞生地,还有各国援建的寺庙,其中以韩国寺最为有名。韩国寺以前免费吃住,现在150一天管食宿。如果在尼泊尔参加禅修班,则是吃住全包。走的时候可以捐助一些善款,没有数目规定。需要接着去印度的可以从蓝毗尼坐大巴过境去印度苏诺里,过去后离新德里很近。去印度也可以从加德满都坐大巴到卡卡比塔,过去印度后离加尔各答很近。印度签证曾经据说在加德满都是最好办的,只用提供离开印度的机票预订单,假的也可以,先交300尼币费用,剩下的3500一周后拿签证的时候再交。现在是所有费用一次交清,如果办不出签证费用不退,跟国内一样。印度大使馆离泰米尔步行15分钟,走的快估计5分钟也到。签证中心在使馆旁边,所有国家的游客都在那申请。申请印度签证需要在线填写表格,然后下载打印,照片规格去要45 x 45的,跟美国签证一样。这些收费300。可是对于中国人来说,最要命的是,由于目前中印关系紧张,印度对中国人待遇不同了,签证中心说得两个月才能搬下来。我的尼泊尔签证才15天,就算是一个月我也不愿意等啊。还在拉萨时,就听大鹏说了,现在印度去不了。我到加德满都是周日,周一一早去一问,说两个月,我当时就放弃了。三哥真是坑爹,传说中最容易拿签的地方变成了最困难的地方。这个变化貌似是从3月开始。由此,我决定出国前一定好好做功课。

5,6个荷枪实弹的士兵跳上了一辆丰田拖板鞋,手一招,对我们说:“Followme !”

拉萨亚宾馆¥162起立即预订>

图片 1

车一出城,我的袜子就被我的脚趾头抓破了,这个小司机把这小奥托开成了游乐园里的疯狂老鼠,每一次会车和超车都让我心惊肉跳,不停的提醒他不要开的那么惊险,我们不赶时间,但是马上我就原谅他了,因为我发现他根本就不是故意的。

发表于 2007-01-22 23:04

有一个规律:越是精彩的旅程往往都有一个糟糕的开始

去年接到一个差事:在西藏地区找一个小学,做一笔大约10万元的捐助,呵呵,送钱给别人,Easy啊,通过在拉萨的经销商联系了拉萨教委,教委的同志非常热情,答应帮我找一个最困难和最需要帮助的学校,很快落实为拉萨市林周县X乡的中心小学,并确定捐赠一个电脑多媒体教室,由我和厂家代表提前3天先行到拉萨,然后大老板再过来出席捐赠仪式,一切顺利,尽在掌握

算算时间,9月27号结束捐赠仪式送走老板后,我休假2天就到了国庆,这样我还可以到尼泊尔过一个舒舒服服的假期,还能节省去尼泊尔最大的一笔费用:机票,嘿嘿

24号到达拉萨后,一下飞机就接到一个噩耗:由于老板是外国人,所以这捐赠必须要由自治区外事局批准并有正式批准文件才行,否则任何单位不能擅自接受任何形式的捐赠!如果有外国人私下捐赠,最轻也是驱逐出境,吐血啊,一切日程都已经不能更改了,所以我们必须在3天之内搞定批文,否则.......我哭........

9月24-25号是周末,只有在经销商的办公室里无助的打电话,联系教委,联系外事局,联系所有能用上的各种关系

最后相关同志答复:如果实在办不下来也就算了,何况10万元太少,也不希罕。

我只有无语.............(大爷,你别不要啊,10万是少了点,也是我们孝敬您的一点心意啊,求你了,收下吧)

最后通过经销商在当地的关系联系到有力人士,答应在周一下班前搞定此事,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一点。

想起还没联系29号出发到樟木口岸的车,签证也还没办,赶紧把护照交给了经销商的员工,叮嘱一定在周一交进尼泊尔领事馆,然后赶到八廊学,吉日和亚宾馆去看帖子,看看能否找到约伴去樟木的车辆。

看了很多去樟木的贴,都没有合适的,大多数的路线是要先到珠峰大本营再到樟木,要不就只征美女,不要帅哥,有一帖子更直白:帅哥一只,路虎车一辆,征美女一头,去哪你说了算........呵呵,如果驴也分等级和高低贵jian的话,那他一定是头jian驴,哼哼,可惜了那辆路虎车。

想到这里我马上开始自我批评:你这是嫉妒,如果人家不是路虎,是奥托的话,你就认为这是幽默了,羡慕没用,有本事你也买路虎啊。

所以当下决定,等我有了钱,路虎车一次买两辆,一辆拿来开,一辆拿来推,美女一次约2名,一名帮我开,一名帮我推。嘿嘿

最后在吉日看到一贴:3MM欲在29号前自拉萨经樟木口岸前往尼泊尔,约衰哥一名同行,要求:不去珠峰大本营,不转阳湖,有意者请联系:139xxxxxxxxx

马上拨过去,通了,那边传来很温柔的声音:

她:喂,你好

我:你好,我在吉日看到你们的帖子,我也要去尼泊尔

她:你等等啊,老大,你来接,去尼泊尔的,男的,电话里听声音还可以(呵呵,还挑肥拣瘦的)

老大接过电话:你好

我:你好,我也是29号去尼泊尔,想搭你们的车

老大:我们没车,也没联系车,需要你联系,我们现在还在那木错呢,26号回拉萨(晕,原来不是想约驴友,是想约一跑腿的跟班)

我:那我试着找一下,如果有结果我再给你电话

放了电话我对她们有了初步的印象:以我多年的经验,这三个人里至少有两个人的工作一定和说话有关,因为咬词吐字非常清晰明亮,一定专业练过发声的

26号一早给3MM打了一个电话,改在北京路的岗拉梅朵酒吧门口见

到了岗拉梅朵一会就看见一辆出租车上下来一美女,拨通电话一试,确定是3MM之一,赶紧上去打招呼,MM自我介绍姓陈,另2位MM因为在那木错高反严重所以在房间休息

废话少说,直奔藏队基地,和普布次仁寒暄几句后,我们的司机就来了,一个黑黑的藏族大汉,年龄约四十多岁,名字叫谢那,汉语说得不算流利,因为是普布次仁的朋友,他报价3500元,便宜的让我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要知道那几天在拉萨的巡洋舰100去樟木的报价都在7000以上了,所以也没和陈MM商量我就主动把价格涨到4000,并且解决谢那路上的吃住,谢那很高兴,事情这么定下来了,因为出发前要检修车辆所以要求我们先把钱付给他,因为普布次仁的关系我也觉得无所谓,但是摸摸钱包,带的现金根本不够,就让陈MM先垫上,陈MM犹豫了一下就摸出了4000大洋,提出让谢那写个收条,结果谢那不识字,最后我一拍胸口说那就算了,她也就没再坚持下去,但看得出她比较担心

谢了普布,出了基地,陈MM提出一起吃午饭,我对她说下午要去机场接老板,所以没有时间,约好27号晚上老板走了再和她们一起吃顿行前饭,然后跳上出租一溜烟的跑了。

下午接到老板,什么也没说按照和经销商昨晚商量好的办法告诉老板因为刚到拉萨都有一些反应,所以捐赠仪式推迟到28号举行,明天就休息和适应一下,明天下午安排了参观布达拉宫,后天赶往林周县松林盘乡小学参加捐赠仪式

晚上经销商安排了去藏餐馆吃藏餐,生羊脑,生肉酱,,,,,,,嘿嘿,吃的老板们面面相觑,不敢下口,剩了一桌子菜,可惜了那些美味

半夜时候接到有力人士电话,马上赶到某洗脚城和他见面,见面后看到他和一彪人马在接受足部按摩,心里暗暗叫苦,估计今晚又得出血了。

既来之,则安之,叫来小妹,要了一个最便宜的中药浴足

有力人士这才给我介绍,这帮朋友是玉门油田的,来拉萨办事,请他出来洗脚,嘻嘻,原来不用我买单,但马上就觉得失落了,呜呜,我刚才干吗不点人参虫草的药水啊!。。。。。

有利人士拿出一叠文件,笑眯眯的对我说:老弟,看看这是什么

我拿过一看眼圈就红了:批文,有签字,还有大红的印章

我一个健步扑上去抱着有利人士的粗壮的大腿,失声痛哭:谢谢你们不嫌少,可怜我们,收下我们的钱.......(嘻嘻,这段是我杜撰的)

这下可以安心洗脚了,趁着有力人士出门接电话,玉门油田的老大哥们对我说:兄弟,你这点事算什么事啊,我们三个月前在拉萨被扣了一辆刚买的新款巡洋舰,暂扣手续都没出,先说是违章,后来说手续不齐,一直没取出来,跑了3个月,差旅费花了几万块,后来领导说不要了,就当支援西藏人民了,但也得给我们一个罚没证明吧,虽然石油老大哥有钱,但国家的东西也得做个帐吧,这回来就是来跑这个罚没证明来了,交警队说找财政局,财政局说找交警队,我们都不知道找谁了,只有找朋友介绍的这位有力人士帮忙了

突然想起了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一句话:全世界还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很明显:我属于那幸运的三分之一

27号上午睡了一个懒觉,中午和经销商安排了捐赠的物资和技术人员先行去松盘乡小学,下午陪老板去参观了布达拉宫,来了西藏很多次了,还是第一次进布达拉宫,总觉得全是人头涌动,没什么意思,进去以后才发现大有看头,严重对各代达赖喇嘛的佛塔感兴趣,每一座都用了数千公斤的黄金,还镶了价值连城的珠宝,随便掰一块下来就让我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28号的捐赠仪式很顺利,就是路途很远,坐轿车到林周县,然后换乘当地政府准备的越野车才能到那所小学,看着那些在电脑面前兴奋的孩子觉得自己的努力真的是很有意义,那地方一直没有手机信号,后来才知道那3个MM一直给我打电话,一直是手机无应答,弄的她们以为我和谢那联手骗了她们4000元钱跑了呢,幸好她们没报案,要不我被警察叔叔扭获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下午赶回拉萨,匆匆送走了老板我就自由了

尼泊尔的行程自此正式开始

晚上约了3MM一起吃火锅,这才了解到她们的身份:上海MM,多年的好友,平时以姐妹相称,老二是一家知名美国公司的HR,老大和老三是一家欧洲的管理顾问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培训讲师(嘿嘿,我的判断没错吧),平时喜欢结伴出游,但都是小资去的地方,这回赶时髦跑到了西藏,结果深受高原反应的困扰,所以迫切的想找一帅哥陪同赶到尼泊尔腐败和血拼来安慰自己受苦受难的肉体。

3个MM都很开朗,当时一时记不住她们的名字,所以老是喊错,所以她们干脆让我按照排行叫她们老大,老二,老三。

“老大,老二,老三,那你们该叫我什么名字呢?”我一脸坏笑的问

“叫你老爷啊”她们笑得比我还灿烂

这就是拉萨市林周县松林盘乡中心小学,海拔4300米,现有学生三百多人,老师11名

图片 2(拉萨市林周县松林盘乡中心小学)

图片 3(拉萨市林周县松林盘乡中心小学)

图片 4(拉萨市林周县松林盘乡中心小学)

图片 5(拉萨市林周县松林盘乡中心小学)

图片 6

到加都大约要三个小时,车一直沿着陡峭的峡谷穿行,我的老位置仍旧是后排中间,没开多久我就发现这个小司机老是喜欢走蛇行线路,转弯的时候方向盘的动作特别大,害的我们后排老是倾来倒去,我看着那司机正想问他,结果看到他在后视镜里对我暧昧的狡猾的笑着,这让我大为光火,冲他大声的嚷嚷:“少来这套,这情人弯我前两天坐的都快腻吐了,好好给我开!”

吃完午餐,我一看时间,才12点多。这才知道有时差,尼泊尔时间比中国晚两个小时多点。iPhone已经自动更新为当地时间了。我出门不爱看攻略,做计划,没有旅游圣经LP,也没地图,全凭感觉走。顶多就是查签证信息。因为我不想什么都知道,我想要未知的惊喜。在太阳伞下歇了会,看看河边的风景,聊聊天,我们又上路了。瑞典女人要去bordha那边住。S订了泰米尔区的中国旅馆。我听说泰米尔有家尼泊尔人开的旅馆据说是最便宜的,双人间300,不过那是2012年年初的信息了。S说她住的重庆味目前是最便宜的。我和K为了省事就打算也跟她住。泰米尔有个凤凰宾馆非常有名,但一般我不爱住中国旅馆,出个国也在中国人堆里,没有异国感觉。大连情侣预先订的bordha那边的酒店,女孩说要跟我们一起。一路上越接近加德满都,我越觉得失望。我预先并没有期望尼泊尔多么漂亮,毕竟它是个落后国家。可是,可是,路上尘土飞扬,市区也是灰尘乱飞,这也太脏了吧!中国虽然空气质量很差,尤其在北京大家都呼吸着有毒气体,可是尼泊尔工业又不发达,怎么就这么多灰尘?我终于明白了在中国的修路造福人民的说法。尼泊尔的房子大部分看着,那叫什么风格?我该怎么形容?就是觉得很落后。Boudha区那边看到不少别墅风格的建筑,可是,道路真的很烂。S说是因为司机走了小道的原因,其他地方还好。尼泊尔,加德满都。加德满都,尼泊尔。

这是一个漂亮的具有浓郁欧洲风格的小镇,由于太晚,街上也没什么人了,一路寻找价格合适的Guest House,在便利店里买食品时了解到我计划的徒步安娜普而娜大本营的计划根本无法实现,因为所需要的时间太长,而我必须要在8号前赶回成都上班,这让3个MM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将在一起走完这段尼泊尔的旅程。

图片 7

这小司机根本就是一个刚从驾校里出来的愣小子,有好几次我都认为我们要永远的留在这个南亚的小国了,心惊肉跳的4个小时后,终于这个小司机在表演一次类似于拉力车赛的坡道跳跃动作时,我们的疯狂老鼠油底壳被撞破了,我们只好在一个小镇的加油站停下来修车,我们向他提出交涉,要求他退钱给我们,然后我们再找一部车,或者他再找一部车送我们去博卡拉,结果这小子突然变得听不懂英语了,我们只好无奈的等他修车,最后不知道他在哪里弄了块类似于橡皮泥状的东东堵住了那个可以伸进我指头大小的洞,这时候已经是是晚上10点了。

  • 那加阔 - 奇特旺 - 博卡拉 - 蓝毗尼 - 上世纪60年代,欧美一批反抗旧俗的年轻人,留长发,蓄长须,身穿奇装异服,被主流社会称为“嬉皮士”。有些嬉皮士希望通过东方宗教的修行,来改变自己的内心,走出主流社会去追求精神的自由,他们驾车一路往东,高唱着“K-K-K-Kathmandu",穿越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一路到达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尼泊尔,加德满都也由此开始迎接外国游客,成为背包客的麦加。加德满都的游客中心世泰米尔区,这里聚集了众多旅馆,餐厅,旅行社,纪念品商店,户外用品商店。泰米尔区的北部世各国的使领馆区。那些建筑一般都很漂亮。从泰米尔区往南,穿过街道错综复杂的老城区,大约走20分钟,便到达室内主要景点杜巴广场和老皇宫。我到达的当天下午便一个人稀里糊涂得走到了杜巴广场。杜巴广场南端连着当年嬉皮士聚集的奇异街。往东走10分钟穿过新街到达纵贯加德满都市区南北的主干道Kanti path街,这是加德满都新城和老城的分界线,在对面的广场有开往巴德岗,帕坦,樟木等的班车。

司机是个看起来象18岁的小男孩,可他自称25岁了,一上路就遇上了尼泊尔军队的检查站,所有外国游客都得接受检查,不过尼泊尔对外国游客非常友好,尤其是对中国游客,也许这和我国每年对尼泊尔的大量无偿援助有关,老二对他们身上的突击步枪非常赶兴趣,大加称赞这个士兵COOL毙了,这士兵一高兴就把自己的步枪挎到了老二的脖子上,我问这士兵枪里有没有子弹,士兵回答:压的满满的,吓得我赶紧站在了枪口的另一侧。

这样一个中国人不怎么喜欢的地方,欧美人却热爱之及。只因为它是徒步天堂吗?尼泊尔是一个佛教国家,绝大部分人信奉印度教。在东南亚,或者说在佛教国家,进入寺庙一般要长衣长裤。我在吴哥窟曾经被拦下来过。尼泊尔的消费水平普遍较低,尤其体现在住宿方面,普通的标间可以400搞定。当然,我这里说的是针对穷游的价格,如果要求较高的游客,您还是订正常hotel层次的好。食物价格一般吧,传统尼餐Daal Bat1150起,中国式饺子或包子Mo Mo 60起 蘸咖喱辣酱吃,炒面Chow miaO 70吧,带汤的面tuppaka我吃过60的,不同地方的餐厅价格不一,有的不收服务费,有的收10%,16%的服务费,点餐的时候看好。水果我觉得和北京一个价格,泰米尔区超市的饮料,牛奶甚至比北京贵几倍。不知道只针对游客还是对当地人也这样。出租车费一般都能接受。公车费一般20尼币左右,虽然没有北京的4毛便宜,但也不错了。不过很多人,尤其中国人在尼泊尔只打车,不坐公车,大概是嫌脏乱吧。我也是偶然的机会坐了,却觉得也还好。入乡随俗吧。尼泊尔的手机话费那叫一个便宜,打回中国的国际长途折合人民币6毛多一分钟,每次通话完手机自动显示通话时长,剩余话费。这点真是比中国要好的多。长途汽车一天车程也就30人民币左右。尼泊尔的旅行线路可按:加德满都

出关很顺利,盖个离境章就可以了,入境尼方要收每人100尼币的敲章费,而且不开收据,感觉像是尼泊尔海关官员私自收取的。

去尼泊尔,可以搭乘飞机,或者从拉萨坐班车或吉普车过去。班车早上6点从尼泊尔驻拉萨领事馆门前出发,200元车费,朝日喀则方向西行南下,沿着雅鲁藏布江上游,盘旋过冰雪覆盖的喜马拉雅群山,历经无数次警方检查,于当日晚上10点到达边境小镇樟木。在樟木的国际阳光青旅住一晚,次日早上换钱,于10:30在公安局盖出境章,然后搭车10元到口岸。口岸到加德满都的吉普车600尼币一人,返程500尼币即可,于尼泊尔时间早上4:30出发,回到樟木口岸,商务车200回拉萨,可于凌晨3:30赶到。话说住樟木的国际青旅,你得会点轻功。那悬在半空中的床,我第一次愣是没上去。青旅住宿价格20元起。该青旅在加德满都泰米尔区的名字叫路晟,持樟木青旅的收据在加都可享受8折优惠。樟木关口检查完毕,走到友谊桥的另一端,便到了尼泊尔境内了。不过手机信号还是中国的。在尼泊尔关口入境时不需要检查行李,进移民局办公室填表盖入境章即可。我和成都女孩K,大连情侣一起,另外两个河南女孩S和L也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我们这一组6人,我成了他们的翻译。S虽然不会几个英文单词,却也进出尼泊尔几次进货到拉萨卖。她说只要拿个计算器就行,彼此用计算器交流。牛啊。在移民局门口,就有几个尼泊尔人和S打招呼,原来S曾经坐过他们的车。有熟人好啊,不至于被宰。S和她熟悉的车主谈好价格,我们便出发了。吉普车,一人600尼币,相当于人民币约50,4个小时车程。可是从加都返樟木,车更好,才一人500。山路弯曲,路况很差,路面不平,道路很窄,窗外是翠绿的高山和没有护栏的悬崖。尼泊尔车辆靠左行驶。司机中英文都很好,和大家又说又笑,不像中国司机都很严肃。观察了一会,觉得他驾驶技术不错。路上的风景我总觉得很像广西,但是没有广西美。不管怎样,从空气巨干无比一会寒冷一会暴晒的西藏到了尼泊尔,已经觉得舒服多了。我喜欢温暖的地方。中间上来一个短发僧侣打扮的瑞典女人,已经60多岁了。她在边境这块爬了几天山,眼下也返回加都。司机收了她1000尼币,她也觉得挺便宜的,毕竟换成欧元才10欧不到。她坐在司机左边,司机开始和她狂侃。后面的6个中国人都开始睡觉了。过了大约两个小时,车停在一个当地小餐厅旁边,我们要在这吃午餐了。已经很热了,我找出短袖T恤换上。餐厅的尼泊尔人都是土著打扮。老板娘穿着旁遮比,画着深深的眼线,带着鼻环。传统的尼餐盛在一个大铁盘中,由米饭,肌肉,土豆,花菜,青菜,豆汤,咖喱组成。一套素的150尼币,肉的200。辣椒很辣。我觉得说辣椒还是泰国越南马来西亚的好吃。除了肉,其他米和菜都可以无限添加到吃饱为止。我一般会多要点土豆和咖喱。男人吃起来比较划算吧。

图片 8

图片 9

(等等......不是故意的???!!!这更可怕了!!!)

图片 10

早上起来找了一家遂宁小吃店,吃到了进口的油条和鸡蛋,面粉和鸡蛋都是尼泊尔运过来的,比内地运过来便宜很多,味道不错,油条的韧性很韧,鸡蛋的蛋黄很黄,不像内地超市里的颜色那么浅。

喜安静的游客会去住Boudha那边。我们住在泰米尔区的重庆味。老板娘是重庆人。店里的各色饭菜做的很美味。不过我一开始坚持入乡随俗,只吃尼餐。我和K住双人间,400. 卫生间和洗手间在外面,倒也没什么不方便。洗衣服晾衣服的地方在5楼。总共5层楼。1楼到2楼的铁质楼梯边有一大株三角梅。后来发现这艳丽的三角梅在尼泊尔到处都有。大连情侣闹别扭了。他们没看中这里,男生不高兴了,说本来订好的Boudha的宾馆不去,跑到这边,命令女生要么立马去机场飞回中国,要么当即坐车返回樟木。我跟他们也并不熟,可是出门在外的,不能看着他们生气啊,于是劝了两句,后来去帮他们找更好的宾馆,最后他们找了个2500的。等我回到重庆味,K已经和另外两个女孩出去逛了。我问了老板怎么去杜巴广场,可是外面的路实在复杂。我边走边琢磨。忽然看到眼前是几个亚洲女生,明明听见他们说了中文,可是我一说完,其中一个女生对我叽里呱啦一句,其他女生都笑了。我傻了,日本人应该是。算了,自己随便走走吧。

车子到达加都的时间是中午,我是想赶到博卡拉去徒步安娜普而那山区,所以一下车就打算去车站赶Greenline,3个MM本打算先在加都呆两天再去博卡拉,但后来一想在一个地方重复呆两次很让人乏味(回国时还得返回加得满都),最后决定和我一起去博卡拉。

图片 11

嘿嘿,不光是放行,还武装开道护送呢。

图片 12

深夜12点过,我们看到了博卡拉小镇的灯光

帖士:在尼泊尔用美元汇率比较吃亏,所以带够人民币就行了,到处都是换钱店,也不用担心假币

这毛主席游击队我早有耳闻,但也不感到恐惧,毕竟是咱们共产党的武装嘛,而且无论是政府军和游击队对国外游客都非常的友好,之前也在网上经常看到驴友们和游击队相遇并且友好相处的介绍,但这地雷不能认出我们是游客啊。

这伙人是尼泊尔的政府军,负责在此戒严,因为前面有尼泊尔共产党的毛主席游击队最近活动比较频繁,有可能在道路上埋设地雷,数月前炸死了两个欧洲游客,所以夜间此道路一律不许通行。

出关前在友谊桥头换了点尼币,1:9.1,其实在在樟木可以换到1:9.3,但以为友谊桥价格更好,所以没在樟木换,以后去的朋友最好在樟木就把钱换好,因为进了尼泊尔换钱店里的比例还要低。

胆战心惊,走走停停的在漆黑的夜里开了半个小时(需要老是停下来看看是否还漏油),小司机又是一脚老刹车停了下来,我没有问他原因,因为我看到在前方的公路上铺满了钉板,我还发现我们的疯狂老鼠周围也多了几个荷枪实弹的黑影......

果然,士兵们看到我的的中国护照后,马上找来了他们的上司,他们的上司是一个很帅的穿便装的中年人,在听了老二的哭诉后面,他带微笑的对我们叽哩呱啦的说了一大堆以老二英国学成归来的身份都没听懂的英文,但是我看懂了:那些士兵开始撤去路障和钉板了。

樟木离关口还有大约10公里,坐当地人的双排坐微型车要每人10个大洋

出了关口就会有很多尼泊尔出租司机和你搭讪,在英国留过学的老二当然首先承担起了侃价的重担,几个回合下来最后侃成2500尼币到加得满都。

博卡拉的Guest House只有双人间和大床间两种规格,我们住的Guest House基本都是150尼币一个房间(不到人民币17块钱,花园洋房,还带卫生间哦)

3个MM商量了一下后对我宣布了她们的决定:为了帮我节约费用,我们4人以后都只要2个双人间,至于我嘛,就每天轮流和她们三个MM中的一个MM住。

我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就算你们都知道我这人意志坚定,也不用这么考验我啊。”

今天是国庆节,谢那师傅天还没亮就免费带着昨晚和我们同一房间住宿的一个不相识的藏族朋友踏上了回拉萨的旅程,孤零零的一个人驱车一千多公里回拉萨真是让我们感觉过意不去,这下他总算有个伴了,不过这也提醒了我,有很多空车从樟木回拉萨的,虽然也许碰不到象谢那师傅这么好的人,但肯定可以花很便宜的费用搭车回拉萨(这一点以后想这么走的朋友一定要记住)。

人多当然是包车,经过讨价还价我们以5500尼币包下一辆奥托(真的是奥托,在加都大多数出租车都是奥托,只是方向盘在右边而已),简单吃点东西我们又开始上路了,下午2点出发,预计晚上8点左右到达博卡拉,司机换成更小的一个小孩子,看上去只有15,6岁,结果我再次猜错,他说他22岁。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址发布于生活启示,转载请注明出处:尼泊尔篇,喜马拉雅山那边的王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